中轴线

中轴线的关联词

中轴线扩展阅读

中轴线 - 概念

中轴线是指对称图形、建筑等物品的中间线,所有轴对称的物品过这条线上翻折回重合。故宫就是一个对称中心,此外还有成吉思汗陵墓,以及历代帝王的陵墓,都是轴对称图形。

中轴线 - 北京中轴线

北京中轴线是指明清北京城的中轴线,北京的城市规划具有以宫城为中心左右对称的特点,很多建筑都建筑在对称

中轴线

 轴上,称为中轴线。北京的中轴线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直线距离长约7.8公里,是古都北京的中心标志,也是世界上现存最长的城市中轴线。京中都在850多年前北京被称作京中都,具体指广安门那个位置。1620年成吉思汗三次攻打京中都,后来忽必列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元大都。

中国古代帝王皆自命天子,是以大建九重天庭,“坐北朝南,殿宇接天”,试图构建君之权“受命于天”的假象。但是,自元代始,至清朝亡,有33代皇帝办公、寝居的地方,并不是“正南正北”的朝向———在左右北京城后700余年的建筑格局上,中轴线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然而今天的专家学者发现,它并没有同子午线重合。“中轴线”申遗,如今已被列入北京市“十二五”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规划。作为世界上现存的最长的城市中轴线,老北京的中轴线已走过近600年的沧桑岁月。其实,我们每个人所亲闻、亲历、亲为的“中轴线”故事,也都是“中轴线”上一个个令人回味的音符。

中轴线 - 中轴线偏离
中轴线

航测专家看北京全景图,发现有个地方不对劲。

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夔中羽用特制的照相机成功“取”下了北京城的全景图像。这位空中摄影与遥感专家,曾参与上世纪60年代初几次著名的军事侦察,经验丰富而老到。

面对大型的《北京卫星影像图》和《北京航空影像图》,老人感觉有个地方“不对劲”,那一天,夔中羽的视线沿着影像图上的北京中轴线一路“北上”,脑袋竟不知不觉偏向了左侧,这使他感到吃惊。

地图上的中轴线是“偏的”,“钟楼偏离约300米”。

“拿地理坐标一印,它(中轴线)偏离子午线两度十几分,但不到两度半。”夔中羽对记者说———在对全景图做出测量后,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夔中羽介绍,在精确的地形图上,中轴线显示了这种“偏离”:从南端起始点(永定门)开始,向北延伸时开始呈逆时针方向偏离子午线,而终点位置(钟楼),换算后的实际距离,已经离开子午线约300米!

夔中羽研究员找到那些“制作地图的人”。参与绘制地图的专家向他解释,当初他们严格根据实地测量绘制地图,绘制出来后,也发现中轴线是歪的。他们也很困惑,其间有人曾提议把地图上的中轴线“正”过来。

在寻访中,夔中羽进一步了解到,新中国成立初期,为规划市政建设,北京市的测量专家就已经发现了这种“偏离”,据说,他们曾将这个问题向有关部门做过汇报,但历史事实无法改动,由于偏差比较小,市民根本感觉不到。

实验表明,现实中的中轴线的确偏离了子午线。

为了搞清楚现实中的北京中轴线走向,夔中羽做了一个实验,名曰“立竿见影”。在新建的永定门下,研究员做了一个日晷,立了根2米高的竿子,在永定门朝北的甬路上,贴了条6米长的黑色胶带。“胶带的方向就是中轴线的方向,竿子的影子则代表了子午线”。

在查阅了2004年的天文日历,并将视差改正值、经度改正值计算入内后,实验报告出炉了:黑色胶带与影子赫然呈现一个夹角,测量后的角度大致是———2度十几分!

北京现有的中轴线是沿用元大都时的中轴线。

“当年成吉思汗攻克京中都(今北京)时,将它破坏殆尽,之后,元朝在京中都的基础上建立了元中都;到了明朝,为防范蒙古人,在元中都基础上,加建了德胜门一线,而东西城墙则沿用元代的土城,包砌了城墙,中轴线方向未动;清沿用明城,中轴线也未改动,到今天已有730多年。”

中轴线谜局出现不同版本的解读,一说系“汉人有意为之”。

夔中羽说,担任“监筑”之职的是忽必烈的重臣刘秉忠,一般认为,元代中轴线是由刘和他的学生郭守敬二人主持兴建,二人皆为河北邢台人。

鉴于元代实行民族压迫政策的历史事实,就有历史学者提出这样的观点:中轴线是汉臣刘秉忠、郭守敬故意弄偏的,也就是他们并没按照天子的意图,使影响城市布局的中轴线处于正南正北的子午线上,试图以此反抗元朝统治。

对此,有学者提出质疑,因为,上述说法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于是有了第二种看法:可能是建造者采用磁针定位法,造成了技术上的误差。但是,夔中羽认为这种推理不大令人信服,毕竟刘秉忠和郭守敬在当时是杰出的科学家,他们会采用精度较高的天文测量,而“采用当时就证明误差极大的磁针定位,可能性不大”。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是,中轴线可能是由于自然因素的破坏而发生偏斜。

夔中羽惊奇地发现,中轴线遥指元上都遗址。

夔中羽等人继续量算地图,进行野外考察。最终他们发现:北京中轴线继续往北延伸,延长线恰好通过距离北京270多公里的古开平,即今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的兆奈曼苏默。

而据当地蒙古史学家介绍,兆奈曼苏默是元上都遗址所在地。当年忽必烈就是从此地迁都到元大都(今北京)的。而事实上,元世祖忽必烈实行“两都巡幸制”:冬天在元大都办公,元大都就是所谓的“冬都”;夏天在元上都办公,元上都即是“夏都”。

由此,夔中羽研究员认为,中轴线偏离的事实,乃是元代开国皇帝忽必烈有意为之。由于“蒙古帝国”的元代档案残缺不堪,因而在具体的考证和推理方面,科学家和史学家仍在艰难地寻找着答案。[1]

中轴线 - 沿途景点

从南往北依次为,永定门,前门箭楼,正阳门,中华门,天安门,端门,午门,紫禁城,神武门,景山,地安门,后门桥,鼓楼和钟楼。

这条中轴线的南端永定门起,就有天坛、先农坛,东便门、西便门,崇文门、宣武门,太庙、社稷坛,东华门、西华门、东直门,西直门,安定门,德胜门以中轴线为轴对称分布。

 

中轴线 - 发展方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中轴线上又陆续扩建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等。奥林匹克公园又选定在北京最具文化特色的中轴线向北延长段上。

2005年国务院批准北京市的总体规划,确定了“两轴-两带-多中心”的格局。这两轴一个是南北的中轴,是历史上的中轴线;东西这条中轴是新形成的,即1949年以后,经过天安门广场、长安街从西到东的一条中轴线。两条中轴线构成一个十字构架,东西中轴线代表了当代北京发展的一个脉络,南北中轴线则印证了北京历史的一个脉络。

在最新的城市规划中,北京的中轴线由北向南包括“时代轴线”、“历史轴线”和“未来轴线”三部分。中轴线的北端(时代轴线)将以正在建设的奥林匹克公园为中心,形成一个开放的运动休闲文化区。传统的中轴线(历史轴线)包括钟鼓楼、什刹海、皇城、天安门广场以及复建后的永定门城楼,将形成一个以民俗展览馆、文化纪念中心、民俗大观园、皇家祭祀文化与民间艺术博物馆为中心的“复古区域”。而南中轴(未来轴线)将更多地体现商业和田园气息,在永定门以南将规划设施齐全的商业街区,凉水河地区则规划为博物馆、艺术馆、图书馆、音乐厅等文化建筑聚集地和文化园区。南苑地区规划为方格网结构,形成博览、科学、居住三大功能相互渗透的空间。五环路以南的中轴线延长线两侧还将建成宽约1000米的景观控制区,以绿化为主,预示着丰富的轴线魅力将无限延伸。

中轴线 - 故宫中轴线

故宫宫殿是沿着一条南北向中轴线排列,三大殿、后三宫、御花园都位于这条中轴线上。并向两旁展开,南北取直,左右对称。这条中轴线不仅贯穿在紫禁城内,而且南达永定门,北到鼓楼、钟楼,贯穿了整个城市,气魄宏伟,规划严整。

中轴线 - 珠市口

老北京的中轴线北端起点在钟鼓楼,南端终点在永定门。其中靠近永定门的珠市口,是中轴线上一个重要的街口。
珠市口是从猪市口演化而来的,明朝时这里只是买卖生猪的集市。清朝时期,前门地区经济文化愈加繁荣,乾隆年间更达到高峰。从那时起,原来中轴线北端后门桥一带的繁华热闹,已经被这里所替代。
从前门楼子前面,由北到南,好几条重要的胡同,比如东侧的布巷子、果子市、蒋家胡同、冰窖斜街,西侧的粮食店街、煤市街、王寡妇斜街、陕西巷……南口都是开在珠市口大街上。到了清末民初珠市口以南,天桥、红桥和万明路、香厂路一带才形成阵势。
陈宗蕃先生所著的《燕都丛考》引《顺天时报丛谈》中说:“盖以珠市口大街为经,用以区别雅俗耳。”这话进一步说明,珠市口地理位置的重要,不仅仅是南城一道贫富之分的分水岭,也是雅俗之分而难以迈过去的一道梁。

中轴线

 那时候,有“道儿北”和“道儿南”的俗称,只有老北京人知其含义,这个“道儿”,指的就是珠市口,足见珠市口地位的重要。从清朝到民国,好的店铺,都在珠市口以北;好的戏园子,也都在珠市口以北。就像现在一般有钱的人,不愿意到南城买房子住的心思一样,那时有钱的主儿,可以到“道儿南”的天坛城根下跑马踏青,射柳为戏,是断然不会到“道儿南”的天桥去看戏的,虽然天桥也有不少家戏园子、落子馆。《啼笑因缘》里到天桥听沈凤喜唱大鼓书的樊家树,是落魄穷酸的文人。

同样,一般在“道儿北”演出的演员,也是不会到“道儿南”去演出的,如果不是被生活所迫,不得不真的到“道儿南”去了,再想回到“道儿北”来,可就难了。民国初,有个叫崔灵芝的,是个秦腔旦角,红极一时,和梅兰芳齐名,无奈之中去“道儿南”演出,便再也没有回到“道儿北”来。相反,如果“道儿南”的演员,要想出名,必须得使出吃奶的劲儿到“道儿北”来演出。珠市口,就是他们鲤鱼跳龙门的龙门。当年,侯宝林、新凤霞、小白玉霜,还有唱河北梆子的李桂云,一个个从天桥出来,都是必须跳过这道龙门,先得跳到珠市口的开明戏院里演出,得到认可,方才可以再到“道儿北”的其他剧场里演出而最后成名。珠市口,当时就这么“牛”,像如今演员上“春晚”似的,必须得从那里蘸一次团粉、走一遍油,才能够把自己像干炸丸子一样,炸得一身金黄,抖擞着出名。

从前门楼子正南往南走,是北京城中轴线南端最为重要的一段儿,走一里来地,遇到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便是珠市口。如今的珠市口,最显著的标志,是坐落在两广大街南侧的那座哥特式建筑的基督教堂,1921年建,原来是和墙砖一样的灰色,现在被涂抹成鲜艳的葡萄紫。

当初珠市口的十字路口,被人们称之为“金十字”。一些有钱却在前门找不到地盘的商家,一些缺钱想找便宜一些地方的商家,便把目光投射到这里。前门如果像是一顶大礼帽,珠市口就是那帽檐儿。当时,庆仁堂药铺,就是把它的分店南庆仁堂开在珠市口十字路口的东侧;森泰茶庄老板王子树也是看中了这块地盘,特意请清末翰林张海若书写了牌匾,把茶庄开在了这里;功德林素菜馆,也是这样的心思,从石头胡同迁到这里;开明戏院和第一舞台(现在丰泽园饭庄的位置)选择在这里,就更是这样的心理期冀的效果。

小时候,我家住西打磨厂,穿过兴隆街,再穿过大蒋家胡同和冰窖厂,抄近路,斜插过来,就到了珠市口。那时候,在冰窖厂胡同有一副非常有名的门联:地连珠市口,人在玉壶心。将我所走的路线巧妙地连接起来,玉壶指的就是冰窖厂,那时候,冰窖还在(后来变成了一所小学校),夏天,走在这条胡同里,常常能够遇见拉冰的人力车,我们一帮孩子就跟着车后面,捡起路边的碎砖头,趁拉车人不注意,用砖头凿冰块下来,当冰棍吃,没等到吃完,珠市口就到了。

那时候,珠市口东边的古刹大悲庵已经看不到了,但别具风格的过街楼还在,崇文区文化馆和宫灯厂也在那边;西边有清华浴池和开明剧院,纪晓岚的阅微草堂和德寿堂老药店也在。阅微草堂变成了晋阳饭庄,那时候人小也没钱,我没进去过,但我没少到开明剧院看电影。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孩子小的时候,我还经常带他到那里去看电影,并且很有些得意地告诉他,梅兰芳就是在这里为印度大诗人泰戈尔演出了《洛神赋》,感动得泰戈尔一塌糊涂,当场在纨扇上题诗赠给了梅兰芳,好像我自己当时在场亲眼看见过的一样。

我也没少到那里的教堂去玩,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教堂成为崇文区夜大的教室,作家母国政曾经在那里任教,我曾经到那里找过他。后来,教堂改为了绸布店,我也曾经到那里买过布料。我也曾经到车间大门四敞临街的宫灯厂,找过当时在那里工作过后来成为诗人兼画家的寇宗鄂,也曾经到那座二层小楼的文化馆,找过正在办崇文区内部文学杂志《春雨》的郁德生。而北京剧装厂也在珠市口的路南,琳琅满目的剧装,凤冠霞帔,绚烂似锦地辉映在童年和少年的记忆里。那时候,那一带文化气氛很浓,还能看出如陈宗蕃先生所说的这里所呈现出的一些雅来。

现在,新修的两广大街,替代了珠市口。难得保留下来了这所教堂,还有阅微草堂和德寿堂。一条老街,一道逝去的风景,一段流年碎影的回忆。

那天,特意又来到珠市口,中轴线上这条意义非凡的老街,随日月变迁而变化的痕迹,真是很大。忽然看到一辆公共汽车从身边驶过,是23路,才想到也有亘年不变的,23路公共汽车就是这不变的一种,像是珠市口老街的一个活化石,打我小时候就穿梭在这条老街上,如今依然如故,几十年了,和珠市口不离不弃。(肖复兴)

珠市口名称的由来

珠市口位于前门大街南端,正好在中轴线上。原名猪市口,在明代是北京正阳门外有名的买卖生猪的集散地。到了清代,猪市不存在了,其地名遂根据谐音雅化为珠市口。

珠市口以东至崇文门外大街称珠市口东大街,珠市口以西至骡马市大街、南新华街、虎坊路的连接处称珠市口西大街。[2]

中轴线 - 冲击世界遗产

北京中轴线申遗计划表2011年5月19日公布。预计2011年9月前,该项目将入围《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明年正式冲击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被称作北京脊梁的中轴线,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全长7.8公里,是六朝古都中心标志,也是世界上现存最长的城市中轴线。这条线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忽必烈兴建元大都之初,之后历代皇城都围绕着这条轴线规划设计。梁思成先生曾点评:“北京独有的壮美秩序就由这条中轴线的建立而产生。”

“目前,申遗工作已全面铺开,专家正在研讨论证中轴线的具体范围、周边文物修缮项目和环境整治具体细节等,预计六七月份,整体文物管理办法初稿有望出炉。”市文物局文保处处长王玉伟介绍,“通过中轴线申遗,也将进一步推动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整体保护。”

与故宫、十三陵等以单体文物申遗不同,此次中轴线申遗主打“线状”,串联了故宫博物院、正阳门、天坛、先农坛等十余处重量级文物保护单位。自2004年起,每个国家每年只能申报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因此,将一系列相关文保单位“捆绑”申遗,成为近年来各省市流行的做法。“涉及个体单位与整线文物的管理规划并行不悖。”王玉伟透露,中轴全线文保单位和周边环境应是统一和谐的。

除了材料整理汇总,中轴线上的文物古迹也将重焕风姿。其中,中轴线上的大高玄殿、景山寿皇殿建筑群中的观德殿已完成腾退,预计6月正式拉开大修序幕。“这些项目都涉及建筑群,因此整体工期将持续三五年,之后有望对外开放。”王玉伟说,“地安门复建工程也正在推进,专家对原地复建、异地复建和复建标志物等意见进行论证。”

另外,即将到来的文化遗产日上,中轴线也将成为最大亮点。届时,市文物部门将推出“我心中美丽的中轴线”遗产保护系列活动。其中5月20日至6月10日,“我心中美丽的中轴线”有奖征集、“北京中轴线声音”进社区、“万人长卷”市民签名支持中轴线申遗等活动将陆续揭开面纱,市民可登录市文物局官网了解详情。[3]

 


快捷搜索

    词语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