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馈

中馈的读音

zhōngkuì

中馈的解释

<书>(1)指妇女在家里主管的饮食等事:主~。(2)借指妻:~犹虚。

中馈扩展阅读

       古时把女性为家人烹饪的劳动称为“主中馈”。与女红一样,中馈是古代女性对于家庭的职责所在,即使对于钟鼎世家的女性,也是在相夫教子之外必须掌握的本领,连《红楼梦》里凡事有人侍侯的琏二奶奶都能细细说出茄鲞的做法:“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削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蕈、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唬得刘姥姥直咋舌,书中虽没写王熙凤亲自下厨,但肯定也是对厨艺大有心得的,一齣红楼出现了多少次盛宴,描述了多少玉盘金馔的美食,而最让人神往的却仍是经她口所说的那道茄子。    现在知道的我国最早系统论述烹饪技艺的书是北魏崔浩的《食经》,它被记载在《隋书·经籍志》上,早已失传,只有少数内容出现在《齐民要术》的引文里。崔浩是北魏道武帝时代的大臣,这一本书实际是他母亲卢氏夫人丰富的中馈经验的记录。据《魏书·崔浩传》所收崔浩写的《食经叙》,崔母与家中的其他女性长辈,“所修妇功,无不蕴习酒食。朝夕养舅姑,四时祭祀,虽有功力,不任僮使,常手自亲焉。”后来,崔母“虑久废忘,后生无所见,而少习业书,乃占授为九篇,文辞约举,婉而成章”。可见崔浩的《食经》,实际是他母亲对自己一生烹饪经验的总结。以后,出现了由有文采,又兼厨艺的女性亲自撰写的烹饪书,如南宋浦江吴氏的《中馈录》、晚清成都女子曾懿的《中馈录》等。    

        曾懿的父亲和丈夫虽然都是官员,但她仍然要在家主中馈与习女红,她在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写成的《中馈录》中说:“古之贤媛淑女,无有不娴于中馈者,故女子宜练习于于归之先也。”说古代的贤淑女子没有不善于中馈的,强调女子在出嫁前就要以烹饪为必修课,为以后在夫家主持中馈作准备。

    这也一直是古代女性的闺教之一,晋代诗人左思的《娇女诗》中说他的两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儿跑到厨房里帮倒忙:“止为荼菽据,吹吁对鼎铄。脂腻漫白袖,烟薰染阿锡。衣被皆重地,难与沉水碧。”可等她们再大一些,想不去帮忙都不行了,因为终有一天,她要面临另一个陌生家庭的考验呢,这是每个古代女子都要走过的路。

    《晋书》中曾记载了一个因厨艺而结缘的故事:安东将军周浚有一次外出打猎,路上遇雨,于是到附近李家造访。雨一直未停,人马困顿,这家的小姐李络秀于是带着一个婢女,不声不响地准备出几十个人的饭菜,而且精美可口,让周浚大为惊讶,后来因此向李家提亲,但是周浚已经有了妻室,李家虽然在门第上比不上周家,也坚决不同意女儿做妾,反而是络秀自己一定要嫁周浚,大约是二人在雨中已经一见钟情了,家人只好同意了亲事。李络秀在家中不声不响能做出数十人的丰盛筵席,固然与她的个人能力有关,也可见当时李家平日里对女儿厨艺的培养是很用心的。

     三日入厨下,洗手做羹汤。

          未谙姑食性,先谴小姑尝。

    ----王建,《新嫁娘》

    这位唐朝时的新娘子在出嫁前已经有过必要的中馈训练,所以出嫁三天后便下了厨房,但又不知做好的饭菜究竟合不合婆婆的口味?她很聪明地先请小姑子尝一尝。以后,她就不仅仅是亲自下厨,以表现自己持家的本事,还要处理好与家庭成员的人际关系,才能赢得日后在家人的尊敬和在家中的地位。

        我国古代的婚姻通常是一对从未见过面的青年男女第一次见面就要在一起生活。在以后的时间里,在一昼一夜,一日三餐的琐碎里,去相互认识对方,幸运的女子可以在这种琐碎里积攒起爱情,自此后大可以如孟光一样对丈夫“举案齐眉”,再辛苦也觉得甘之如饴。而一味的付出仍得不到认同的女子,中馈依然是逃不开的责任。痛苦无依的贺双卿,在病中挣扎着为家人做饭,给丈夫送饭稍晚些,还要被丈夫打骂,一番苦楚只好诉之于笔,写下《孤鸾》:

    算一生凄楚也拼忍,便化粉成灰,嫁时先忖

        锦思花情,敢被爨烟熏尽。

        东风却嫌迟缓,冷潮回,热潮谁问?

        归去将棉晒取,又晚炊将近。

        在历代男性眼里,女性主中馈更是天职,汉代张衡的《同声歌》里拟一个女子的口气写“不才勉自竭、贱妾职所当。绸缪主中馈,奉礼助蒸尝。”南北朝时颜之推《颜氏家训·治家》有云:“妇主中馈,唯事酒食衣服之礼耳。”作为家训,强调了主中馈是妇女在家庭内应担起的职责。南宋时浙江浦东人郑绮建立了一个不分家的家族,经过元代,到了明代中期依然全家族共同生活,家中管理规范如同公府一般,有“浙东第一家”的美誉。全家族的女子都要必须轮流当班主中馈,郑氏家规《郑氏家范》里规定:“诸妇主馈,十日一轮,年至六十者免之。新娶之妇,与假三月,三月之外,即当主馈。主馈之时,外则告于祠堂,内则会茶以闻于众。托故不至者,罚其夫。膳堂所有锁钥及具器之类,主馈者次第交之。”这个庞大的共食家族,前后延绵240年之久,女性的中馈做了很大贡献。古代社会许多家族都像郑家这样,郑重其事地将中馈写入治家训条。明许相卿的《许云贻谋》也写有 “主妇职在中馈,烹饪必亲,米盐必课,勿离灶前。” 清曾国藩在给家人的家书中,谈到这个问题更为透彻:

         吾家门第鼎盛,而居家规模礼节总求认真讲求。历观古来世家久长者,男子须讲求耕读二事,妇女须讲求纺绩酒食二事。《斯平》之诗,言帝王居室之事,而女干重在酒食是议。《家人》卦以二支为主,重在中馈。《内则》一篇,言酒食者居半。故吾屡教儿妇造女亲主中馈,后辈视之若不要紧。此后还乡属家,妇女纵不能精于烹调,必须常至厨房,必须讲求作酒作醯醯小菜换茶之类。尔等亦须留心于莳蔬养鱼,此一家兴旺气象,断不可忽。

        曾国藩把家中女性中馈与家庭兴旺联系到一起,在古代社会,这的确是很重要的问题,他信中引到的《周易·家人卦》:“六二:无攸遂,在中馈,贞吉。”说的是家中主妇要认真对待中馈,一个家才能呈现出祥和吉利的景象。原本一个兴旺的家因为主妇的缺失也会显得冷清败落,唐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江淮王生贴告示说自己会替人解梦。商人张瞻在此漂泊日久,非常想念家人,有回乡的打算,有一天晚上梦见自己用石臼做饭,便去请教王生。王生告诉他,这梦是说他妻子死了:在石臼里做饭,是因为没有锅了。张瞻赶到家中,妻子果然已经去世,一个梦竟预示着夫妻间死别。即便到了现代社会,不幸失去女主人的家庭往往也被形容为“清锅冷灶”。


快捷搜索

    词语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