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馆

会馆的读音

huìguǎn

会馆的解释

旧时同省、同府、同县或同业的人在京城、省城或大商埠设立的机构,主要以馆址的房屋供同乡、同业聚会或寄寓。

会馆的同义词

会馆的扩展阅读

会馆 - 历史概述
会馆

 会馆是中国明清时期都市中由同乡或同业组成的封建性团体 。始设于明代前期,迄今所知最早的会馆是建于永乐年间的北京芜湖会馆。嘉靖、万历时期趋于兴盛,清代中期最多。即使到了清代后期,突破地域界限的行业性会馆仍然只是相当个别的。此时出现的一些超地域的行业组织,大多以同业公会的面目出现。明清时期大量工商业会馆的出现,在一定条件下,对于保护工商业者的自身的利益,起了某些作用。但会馆与乡土观念及封建势力的结合,也阻碍了商品交换的扩大和社会经济的发展。

会馆 - 会馆由来

说起各地方开始在北京设立会馆,应该是在明朝早期。朱元璋定国安邦后,中国的发展进入了又一个鼎盛时期,南方的工商业得到了飞快的发展。人们有了钱,生活温饱后,倡导读书。因为明清两朝施行“科举”制度,所以当时的学风极盛。明成祖迁都北京后,于永乐十三年(公元1415)恢复科举考试,受科举制度的吸引,各地方学子纷纷捧书苦读,以图功名。每年考试之间,成百上千的各地举子纷纷来到京城。他们大多家境一般,有的还很贫寒,又加路途遥远,人地生疏,乡音难改,在租住客店和一些日常生活小事上,常受一些店家的欺凌,举子们迫切希望这些问题能有人帮助解决。随着这些问题出现得越来越多,得到了先期来京做官和做生意的一些当地人的重视。出于同乡友情,他们相互邀请,筹措资金,购置房产,供来京的举子和其他来京谋事的或旅居者住宿之用,会馆由此而生。因为主要是为接待举子来京考试而为,所以这些会馆也叫“试馆”。

会馆 - 场所介绍
会馆

会馆是行业洽谈工作、商量业务和往来接待的场所,也是行会内部联络乡谊、进行行会活动的中心。

会馆有的以县为单位,如都昌会馆;有的以府为单位,如徽州会馆;

有的由毗邻地区合建,如由泾县、太平、宁国等县合建的宁国会馆,由苏州和湖州合建的苏湖会馆;

还有以省为单位的,如湖南、湖北、山西、福建等省的会馆。

景德镇的这些会馆,有的是外地工商行帮的机构,有的是同业性的组织,多数是纯同乡性的组织,由于各会馆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有着密切的联系,故盛行一时。

会馆 - 会馆宗旨

会馆宗旨一般是为了防范异乡人和行外人的欺凌,为同乡和同业内部的利益服务。会馆都报请立案,得到官府保护,其首领称总会首,会首(后多数改为理、监事制,称为理事长,理事、监事)职责掌管会产,立祭祀,处理调解同乡、同业间的纠纷。

会馆 - 会馆会首

会馆会首往往都是由当地豪绅把持。有的在总会首之下,又按行业、按姓氏设有会首,如都昌有二十四姓会首,以六姓为一届,每年轮流掌管会馆会产、会务及其他事项,会馆的理事会、监事会、会首会、董事会,一般没有例会,但有关会首人选,每年祀神祭祖会、与外县或外省纠纷、财产结算等,需经过会首(或理监事、董事)开会议决。

会首之下设一名管账先生(多数不用本县人),一个收租者,还有一个斋公专司看门、烧水、打杂。会馆收租息集中在每年上半年、下半年的二季三节进行,即年前节后。遇有久拖不交者,会首则随同多人上门催交。会馆经费来源于基金捐款、常年捐款、临时捐款三种,基金捐款由同乡自愿凑集,包括房屋、田产及大宗款项的特殊捐款,如福建会馆天后宫,就是因为一经销古陶瓷豪商海中遇险,化凶为祥,为酬谢、祀奉诲神“天后娘娘”捐款建的。常年捐款的不多,但会馆的常年经费主要靠房产、田租的租息收人,如新安书院(徽州会馆)有田产若干、房屋136幢,每年收租息万元左右。临时捐款是人会者在会馆建起后交1元至10元不等。

会馆 - 历史发展

会馆不离人,要到会馆喝茶者,有的会馆规定先交一元茶水费,也有自带香烟瓜子来的。都昌会馆每天中午开一餐饭,会首及当班人可用膳,但规定不能超过二斤肉,青菜和豆腐汤。来要求调解纠纷者几乎每天都有,一般二三起,多则五六起,旧时凡有纠纷者均由会馆先行调解,判别是非,确定偿罚,亏理者有的认茶水账,有的罚以摆酒或鸣鞭爆赔礼,一般纠纷亦能合理解决,非不得已,不进官府。

1950年2月,市各界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决议,对全市会馆进行全面清理,并成立了“景德镇市公有财产整理委员会”下辖十三个临时整理委员会;由市会社公有财产整理委员会对会馆公产进行彻底清理,各个会馆均列为公有财产予以接管,并利用各会馆分别办起了教育事业和其他事业,旧的会馆宣布结束。[1]

会馆 - 京城会馆

会馆是各省在京各界人士政治和文化活动的中心,留下了许多名人的足迹。

北京是全国会馆最多的城市,1949年全市共有会馆550多座。会馆成为各省在京人士政治、文化活动中心,留下众多名人足迹。北京的会馆大多建在前三门外,其中宣武门外尤为集中,形成大片会馆区。

1912年8月,孙中山先生北上来到北京,京城各界人士在虎坊桥湖广会馆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湖广会馆还留下了张居正、纪晓岚、曾国藩、梁启超、章太炎及梨园泰斗谭鑫培、余叔岩、梅兰芳的足迹。1912年5月,鲁迅先生来京后,即住进南半截胡同的绍兴会馆,达8年之久,在这里写下了《狂人日记》、《孔乙己》和《药》等许多不朽之作。1920年2月,毛泽东来北京后曾居住于烂缦胡同的湖南会馆,在会馆的戏楼里召开了“湖南各界驱逐军阀张敬尧大会”。如今,这些会馆都成为文物保护单位。

会馆 - 文保价值

会馆的大量存在使得老北京的文化构成体现极为丰富的内涵。这些会馆同时也是珍贵的历史见证,许多名人居住于此,发生过许多重大事件。要保护可触摸的历史记忆。保护会馆就要保护其历史遗存,不能只保护一个概念。

《文物保护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使用人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负责保护建筑物及其附属文物的安全,不得损毁、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动文物。对照这一条足矣。 [2]


快捷搜索

    词语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