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火线

导火线的读音

dǎohuǒxiàn

导火线的解释

(1)使爆炸物爆炸的引线。也叫导火索。(2)比喻直接引起事变爆发的事件。也叫引火线。

导火线的同义词

导火线扩展阅读

 

导火线 - 一、导火线

1.使爆炸物爆炸的引线。也叫导火索。
2.比喻直接引起事变爆发的事件。
在导火线的表面粘有一种叫硝酸钾的东西。鞭炮点燃时,硝酸钾分解出氧气,使燃烧不会中断,因此,鞭炮能连续炸响。

导火线 - 二、2007年电影《导火线》

译  名 导火线/破军/杀破狼2

导火线

年  代 2007
国  家 中国/香港
类  别 动作
导  演 叶伟信 Wilson Yip
动作导演 甄子丹 Donnie Yen
主  演 甄子丹 Donnie Yen
      古天乐 Louis Koo
      邹兆龙 Collin Chou
      范冰冰 Bingbing Fan
      吕良伟 Ray Lui
      许晴 Qing Xu

观看地址:

 

导火线 - 【剧情介绍】

  一人、一车!迅雷不及掩耳间,破风而来!人是重案组警察疾恶如仇的马军。马军的打击目标在黑道日益壮大的越南帮三兄弟渣哥、TONY和阿虎:马军安插得力手下华生到渣哥身边当卧底。华生凭借其聪敏、能乾、好打,得到渣哥的无比信任,当上近身保镖。
  马军与黑帮的白热化对抗中,华生卧底身份被揭,险些送命。渣哥为了脱身,一夜间消灭所有证人、证物。渣哥判刑前一晚,只剩下唯一证人华生。阿虎冒死前往杀之,马军以一敌三,在狭窄的电梯空间跟阿虎死斗,阿虎最后被杀。马军虽保华生一命。但华生因女友被抓走,被迫隐瞒马军离去。
  宣判日来临。华生虽现身,但却以失忆理由,让渣哥无罪释放……华生独自离去赎回女友。马军心知阿虎死在警方手上,Tony不会放过华生。即把目标落在渣哥身上,威胁作人质,跟Tony交换华生。
  马军硬闯八号烈风下的木屋区,跟Tony、渣哥两兄弟对抗。华生为让女友全身而退,被迫眼巴巴看着马军被数十敌手围困而离去。马军无悔!他的执着虽惹来世界的厌弃与憎恶。但他相信,只有这种没回头路的态度,才能对抗罪恶!华生被感动,返回相助。马军、华生二人与Tony兄弟展开了最终决战!
评价:
  东方电影公司今年耗资逾1千万美元开拍的动作片《导火线》,在本届戛纳影展爆冷播放长达30分钟精华片段,男主角甄子丹拳拳到肉的真功夫,令各地片商大为赞叹,当场获得北美、巴西、葡萄牙、土耳其等地片商购下该片发行版权。由于该片早前已卖到东南亚及内地,加上这次戛纳卖埠佳绩,东方电影方面高兴表示不会亏本了。
  《导火线》是东方电影今年的重头大制作,幕前幕后均对该片成绩十分重视,而片中的动作场面非常火爆,甄子丹更由开场打到结尾,震惊外地各片商,由开拍至今一直备受多处片商注视。

导火线 - 【角色介绍】

马军-----甄子丹饰演
香港司警重案组高级督察,性格爽朗、坚执正义、武功了得;对朋友重义,对工作有担当,视队友如亲人般关怀,但对母亲却颇为冷淡,其实是他不懂表达藏在心底里的孝意。马军对当年派华生做卧底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连累了他;即使后来被华生出卖,也从没冤过他半句,责任心重得可以。

华生----古天乐饰演
香港司警重案组督察,与马军是多年好友兼同袍。数年前经马军推荐转做卧底伏在野虎身边,几年浸淫,已彻底变成一个嚣扬跋扈的黑帮无赖。败走的野虎回香港后,华生就一直活在恐惧之中,一家人的死亡压力把他压得透不过气来。被迫出卖马军后,后悔不已,最终以死赎罪。

野虎----吕良伟饰演
香港最大黑帮头子,性格乖张残暴,绝顶聪明,非常孝顺;行事爽快,事无大小说做就做,绝不拖泥带水。野虎与野狼两兄弟手足情深,一文一武在香港街打出字头,视香港为家,却遭黑白两道夹击,迫他离开香港,他誓要夺回江山。一直深信金钱能改变所有人,最后自己也因为金钱而放弃一生人最重视的亲情。

野狼----倪星饰演(又名邹兆龙)
野虎的弟弟,武勇狠辣,一拳能至人于死地。少时闯祸,野虎替他捱了八刀,自始对哥哥尽忠,视他的命为自己的命,是野虎永远的保护者。野狼对母亲也是尽孝,只要能令母亲高兴,他可以做任何事。带着一班直接听命于他的杀手行动组,每个都狂暴残忍,令香港街所有黑帮闻风丧胆。

导火线 - 【幕后制作】


由华人功夫巨星甄子丹和叶伟信导演合作的第三部动作巨片《导火线》即将于8月2日全球公映,由于它与两人合作的经典之作《杀破狼》在人物、剧情等多方面的关联,以及《导火线》令人耳目一新的混合格斗的“甄氏”动作风格,引起了广大功夫影迷们的强烈关注,特别是近日发送的长达二分半钟的预告片,看得人血脉贲张。《导火线》作为最值得人期待的暑语华语功夫片,确实看点纷呈,不容错过。这里为广大观众推荐看过《导火线》试映的行家的推荐的最值得观众期待的几大亮点:
  一 看《导火线》对《杀破狼》超越
  两年前甄子丹和叶伟信合作的《杀破狼》,叫好又叫座,成为激活华语功夫电影市场的里程碑式的电影,拳拳到肉的写实的“甄功夫”动作风格让观众重拾对华语功夫电影的热情,时至今日,该片已经成为功夫影迷心目的经典。《导火线》的人物和剧情设计既延续《杀破狼》,又有很大的不同。此外,《杀破狼》中应用了混合格斗的“缠斗”风格,而到了《导火线》中混合格斗的动作设计成了最大的卖点。因此,看《导火线》的一大兴趣,是看它对经典之作的《杀破狼》的继承和突破超越之处。甄子丹本人说过,如果说《杀破狼》是一部跑车,那么《导火线》就是一部超级跑车。影迷不妨在影院里验证甄子丹的这句说话。
  二 看甄子丹求新求变的“混合格斗“动作风格
  求新求变求完美一直是甄子丹动作设计的追求,每一部他任动作指导的新片,都力求呈现与前一部完全不同的动作风格,在《导火线》中,甄子丹全面应用了国际上目前正流行的混合格斗(MMA)潮流,片中可以看到大量融汇了巴西柔术、拳击、泰拳、摔跤等搏击技术的MMA的场景,这些场景的冲击力和视觉效果无以伦比,为达到整体效果的完美,甄子丹耗尽了心血,并自言《导火线》的动作设计风格是近期连他自己都难以超越的表现。影迷们需要留意从头到尾的每一个动作场面,看看甄子丹是如何展现他仅此一家的“甄氏”动作新风格的。
  三 寻找片中的经典动作场面
  《杀破狼》有多场动作场面为功夫影迷们津津乐道,如片中甄子丹和吴京巷战一场,片尾甄子丹和洪金宝的决斗,已经成为影迷心目中的经典场面。在甄子丹的眼中,《导火线》的动作场面已经完全超越了《杀破狼》,从预告片来看,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这一点。甄子丹和邹兆龙及释行宇等功夫高手的过招,一定会让影迷们大呼过瘾。因此,寻找《导火线》中的经典动作场面,成为影迷的一大观影乐趣。
  四 看枪战场面也火爆
  相信看过《导火线》最新预告片的观众最感到兴奋的是,除了片中极其火爆的混合格斗场景,片中的枪战场面也拍得极具可看性,邹兆龙等饰演的一帮匪徒和甄子丹在野外进行的一场狙击战,拍得极具张力,而有心的影迷也可以看到,甄子丹换了几种枪(长短枪皆有),过足枪战瘾。片中的枪战场面有望继吴宇森和杜琪峰的枪战场面后港片又一枪战经典场面。
  五 看片中文武戏的平衡
  《龙虎门》被不少人评为“武戏一百分,文戏零分”,《导火线》剧组卯足了劲,誓要在《导火线》不出现这种文武戏不平衡的情形,由此他们请《杀破狼》的编剧司徒锦源出马编写剧本,并专门请古天乐、范冰冰、许晴、郑则仕等人来加强文戏,形成和甄子丹领衔武戏均衡分配的局面,而且文武戏有机的交织在一起,互相推动情节的发展。观众不妨拭目以待,留意片中这方面的表现。
  六 看片中细腻的感情戏
  《导火线》的文戏的表现还在于对人物性格刻画的立体和全面,即使如甄子丹和吕良伟等好打之人,也有大量的情感戏和内心戏表现,而不只是打斗机器。观众可以看到片中的枭雄的吕良伟,既有杀不见血的场面,也有给母亲喂食的孝顺场景,甄子丹饰演的性格火爆的警察马军,既有和匪徒的激烈搏斗,也有他对好坏正邪的思考的内心戏,出任卧底的古天乐,也有类似于《无间道》的挣扎和宿命。《导火线》中展现了大量的爱情、亲情和兄弟情场面,使整部影片不于流于单一的打斗片格局,角色(无论正邪)性格也更立体全面,影片的内涵因此更加深刻。
  七 猜甄子丹和邹兆龙在片中哪个场景受伤
  《导火线》的每位参与打斗的演员,无一不受伤,这是《导火线》不断为媒体提起的话题,片中甄子丹、邹兆龙、释行宇、吕良伟、古天乐均在拍摄激烈的打斗场面时受伤,其中甄子丹和邹兆龙、行宇受伤最重。因此,观看《导火线》的一大乐趣,在于猜测他们是在片中的哪一场打斗戏中受的伤。虽然有一定难度,但并非无迹可寻。不过,很有可能没有人能猜得准,因为《导火线》从头至尾的打斗都差不多一样激烈、火爆,任何一场戏都有可能使演员受伤。
  八 看令人血脉贲张的高潮戏
  甄子丹接受某杂志采访时,谈到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一场戏时,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结局(ending)部分,它是全剧的最高潮,充满张力,它堪称是枪战、追逐、徒手搏击等动作场面的集大成。无论在动作设计的风格上,在武术理念的表达上,演员演绎的爆发力上,视觉效果的可视性和冲击性上,它都是全剧的戏肉,每一秒钟都不可错过。而且甄子丹在这里的动作设计花了最大的心思,对出来的整体效果十分满意。影迷绝对要在这场集大成式的场景中,感受“甄氏”动作风格的最大魅力。说不定,来年甄子丹再获金像奖最佳动作设计奖,靠的就是这一场最令人激赏的动作设计。
  九 看剧中人跌宕起伏的命运
  范冰冰在片中虽然只有两分钟长的戏,却是片中的一个焦点人物,她的被绑架,成为片中的“导火线”,从而引发了古天乐和甄子丹之间、甄子丹和匪徒之间的一连串冲突,而她的命运在预告片中也没有揭示,有细心的影迷就问:她是否死了?因为古天乐在片中的命运是以身殉职,那么她最后是否获救就成了一个让人揪心的问题。吕良伟和邹兆龙等反派,最后无疑被擒或死于和马军的搏斗,但其中的过程却很有看头,最后马军的命运也让人牵挂。
  十 看一刀未剪“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纯正港片风味
  《杀破狼》是经典,却因为一些原因未能在内地公映,影迷虽然可以买DVD来看,却不能感受到大银幕上“甄功夫”的完美表现,而《导火线》将会一刀不剪登陆内地院线,观众可以在大银幕上感受“混合格斗”和枪战场面的完美视觉效果。而且,《导火线》展现的的完全是港片黄金时代那种纯正的风格,被美国著名影评家赞誉的“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港片最吸引人的特色,在《导火线》中淋漓尽致的表现。试问喜欢和怀念正宗港片风味的内地观众们,岂可错过8月2日《导火线》的盛大上映?
  此外如叶伟信导演向杜琪峰风格的靠拢,古天乐的卧底角色与《无间道》的对比,也是《导火线》耐人寻味的看点。总之,《导火线》是值得功夫影迷们好好细品的电影大餐。

导火线 - 【电影影评】

     俺的确是去支持甄子丹的。俺明里暗里多次表示,人家就是当今华语影坛动作片崛起的唯一希望,怎么可能不捧场呢?只不过,俺捧场的方式稍微奇怪些,俺是通过胡乱支持他人来反向支持丹丹的。一来,俺是害羞的主儿,对于真心喜欢的,肉麻的话儿一贯难以出口;二来,俺胡搅蛮缠地乱叫一通,不仅没有掩盖其他丹迷的呼声,反倒刺激人家喊破了嗓子,间接促进了丹丹的人气,也算功不可没吧,嘻嘻。
  后来,这种“间接性”也直接反映到了俺对《导火线》的观感上。
  俺是奔着丹丹的动作而去的,但最终让我喜欢上该片的,却是动作本身之外的东东,或者说不仅仅是丹丹的MMA(Mixed Martial Arts)。
  这倒不是说丹丹的动作就不精彩了。其实是非常有视觉冲击力的,同去的某人平常一贯不看动作片,更说不上喜欢丹丹,但看完之后她也说:“恩,这电影打得不错,非常干脆”。由此可见,只要动作片FANS们嘴巴够甜蜜,还是能够为丹丹扩大市场影响力增添一张门票的。
  哪里打得不错呢?相信很多人都会提到“拳拳到肉”。其实,这个词已经和“诚意”啊“救赎”啊之类话语一样,被用滥了。一些很飘忽的动作设计也用这个词,严重败坏了这个词的威信。俺一向对动作设计比较苛刻的,不是“拳拳到肉”的就别出来瞎忽悠。可是,《导火线》还是绝对当得起这四个字的。《杀破狼》里丹丹还玩了把警棍,这里则完全是徒手搏击,连匕首都不见影儿。另外,还有好几个专门拍摄阿丹的拳头与对手头部作“亲密接触”的慢镜头,更是充分演绎了“拳拳到肉”的宗旨。
  至于MMA(Mixed Martial Arts,混合格斗),个人认为没必要小题大做。作为宣传的一个噱头可以,作为阿丹的动作风格倒未必恰当。反正,个人认为,这也就是为了应对那个面面的泰国佬而搬出的一个新花招,不一定代表将来阿丹风格的走向。把《导火线》这一局搞大,证明香港的动作演员还是不断进取的,这就行了。要是因为一部电影就将自己限死在MMO里,俺想阿丹应该没这么傻。
  此外,MMA的混合搏击技巧,也并非银幕第一次展现,以往的香港动作片中也或多或少出现过。“蹂身搂腰过肩摔”、“压颈制肩反拉肘”等等技巧,不管是叫“巴西柔术”还是叫什么其他玩意儿,都是近身格斗的经典招术,搏击类杂志上非常流行,也未必是靠MMA才出名的。所以,MMA只是轰炸一下菜鸟们的“概念”,真的动作影迷,不应当关注此类名号,而要关注阿丹这次动作本身,有何实际性变化。
  定睛一看,发现阿丹的动作的确有变化,简单的说,就是“实而不华”。这样一种描述,等于是切断了本片与其他香港绝大部分动作片风格的联系。因为港产动作片之所以与欧美蠢牛们打得不同,是因为我们打得更“好看”,我们是奇招叠出、眼花缭乱的,而欧美老实人们即使有不错的功底,也只是一板一眼地在那嘿咻嘿咻地“你一拳我一腿”。也就是说,亲爱的香港动作电影,喜欢用镜头展现“奇观”一般的动作的,所以会有很多腾空和旋转的镜头,空中踢腿越多越好,转越多圈越好。老美那就一个尚格云顿学了这一招,居然也在动作影坛混了十来年。而近几年来,泰国小子们更把“高难度动作”的展示,当做一个“必杀技”式的宝贝,但凡有点像样的动作,就非用慢镜头表现,而且还是从多个机位同步地反复地展示,生怕观众没看清。凡事都是过犹不及的,《盗佛线》时第一次看,还能为动作上升到体育式的精准美观而心动,但到了《冬荫功》中,俺们那挑剔的视觉,显然是有些“慢镜头疲劳”了。所以《冬》中让俺心痒的是常规镜头下的“百人断”,而不是那一次次“更高、更柔、更强”的腾空动作。
  阿丹自己以前也蛮喜欢慢镜头的。确切的说,他自己的风格其实很极端,一方面喜欢用“抽格”技巧使镜头变快,再加上快速剪辑,让部分动作看起来凌厉迅速得不可思议,如《战狼传说》中的“虎爪手”、《铁马骝》中的“佛山无影脚”、《精武门》中的大部分动作等;另一方面,他也像一切动作片模式一样,喜欢展示一些难度系数很高、但不一定有实战功效的动作,一切都是为了好看。例如《战狼传说》中他与林国斌对打时,有一个两人双双跃起、空中飞腿交击的镜头,对于这样本来是普通的“右腿左旋踢”,阿丹硬是来了个高难度,将不攻击的左腿也踢到了半空中,从而形成“拧身旋踢”中难得一见的“空中一字马”奇观,无论是动态场景,还是定格画面,都非常漂亮而激动人心。但是——格斗行家们可能会有些喷饭:有这力气,不如弓腰矮身弄个“猴子摘桃”更实在哦。实际上,在真实的搏击比赛中,人们会发现,那些在电影上看起来最好看、最牛A的大动态空中腾跃旋转动作,在实战中恰恰是最不实际的:不是对手早就跳到了攻击范围之外,就是还没跳到(或“转”到)一半,就被对手一招命中空门。其实想想道理也很简单,在大家速度对等的情况下,你腾空旋转就等于延长了攻击时间,很容易给人趁虚而入。这种好看到炫丽的动作,最适宜的场合是K.O.(knock out,击倒),也就是对手已经没有快速反应能力了,而你自己还有相当充足的体力,这时不妨以这些最拉风的招式击倒对手。反之,如果两人彼此彼此,正打得热火朝天、不可开交,突然费力不讨好地耍出这些“花哨”招式,那简直等于是自杀。
  令人高兴的是,阿丹在《导火线》中,完全放弃了这一“奇观”模式。慢镜头用得比较少,即使用了,也是些对他来说很例行的、常规性动作,如“侧身后旋踢”之类的。大家如果留意的话,在片尾的“拍摄花絮”镜头里,可以看出他们在设计与演练阶段,还是加入了一些类似泰国哥们风格的空中横向旋转N圈然后旋腿攻击的招术,不过这些动作都没出现在最终剪辑当中,充分表明了本片“求实”的风格。更令俺惊异的是,阿丹这回连自己的一些招牌性动作也舍弃了,真是够决绝的。如果是熟悉阿丹动作电影的同志,会知道阿丹在动作场景中,除了喜欢用他那独特的、弹性更大的“侧身后旋踢”之外,用得最多的,还有一招,那就是连续地旋身用摆腿轮流攻击对方下盘(主要是膝盖与大腿)。这种攻击用镜头表现出来,往往会显得行云流水、气势非凡。但是,在实战中还是未免有些“华而不实”:显然的,如果第一轮摆腿就达到效果的话,就根本不用接下来转那么多圈了……从实战性来看,这招就不如泰拳中的“重击摆腿”、力求一次造成理想的杀伤力。当然,动作电影并非实战格斗,未必要为实战性而牺牲观赏性,可是阿丹还是毫不犹豫地舍弃了这一招,求新求变的精神状态令人激赏。
  此外,从另一个具有话题效应的招术上,也可以看出阿丹这次动作设计的风格取向。这就是“甄三脚”。俺不知阿丹对于“甄三腿”有啥“官方说法”,就俺的粗浅观影经历而言,俺记得他至少采用了三种不同的“空中三脚”:第一种最炫,是腾空而起,双脚或侧踢、或侧弹、或侧踹(具体视敌人距离远近而定),反正是分袭站在两旁的两个敌人,之后在未落地时,再凌空用发动第一次攻击的腿或踢、或踹中来自正面的一个敌人,然后落地。记得比较清楚的,是《精武门》中陈真打着赤膊踢馆时的情景;《战狼传说》中似乎也用了这招,有待考证。第二种“甄三脚”是侧踢,面向敌人冲去,在腾空的同时侧身,按子丹的出腿习惯,一般是先以右腿踹中对手胸部,左腿紧接踢中腹部,然后右腿再踢一次胸部(此时已接近“踩”了),落地。《刀锋战士2》中用的就是这招,看来是比较为西方人认同的。第三种“甄三脚”,就是《导火线》中这种模式了:正面面对敌人弹起,双腿轮流弹起、以脚尖题中对手胸腹部位(同理,为保持接下来的战术位置,最后一脚或多或少有些“踩”的意思,以便重新拉开自己与对手的距离)。三者当中,以第一种最为花哨且“英雄无用武之地”,因为得找到三个对手,还得等他们处在恰当的出腿距离之内才行,实战几率等于零,只能出现在“调度”过了的动作场景之中。后两种都是针对一个对手的,但是第二种仍然包括空中侧身的动作,比较费事,而第三种最为直接简洁,攻击更为迅速、自然,显然具有更高的实用价值,耗费时间与力气也相对最小,适于实战。因此,《导火线》中用了这一招,以及用慢镜头来表现这一招,就真的是非常务实的做法了。
  对于还没看过《导火线》的子丹FANS来说,建议大家脑海中先确立“实战”的概念,不要盲目和泰国小子比动作本身难度系数的高低。毕竟,这是在拍动作电影,不是搞体育比赛,空中姿态之美、滞空时间长短、动作舒展程度等标准,都应该让位于特定场合中动作的合理性与有效性,在此基础上,才谈得上画面的美感。否则,单以难度取胜,就会变成奥运会体操项目的慢镜头重放了。
  虽然子丹在《导火线》中的动作绝对的“实而不华”,但还是“非常好看”。这其中,叶伟信的镜头语言起了不小的作用。子丹自己也做过导演和剪辑,但是,说实话,也许是彼时对于动作设计理念的追求不同,阿丹自己的作品,一则过于信赖“抽格”与快速剪辑,过于求快,总相得生猛有余,法度不足;而且“抽格”造成的影像非连贯性,也是经不起影迷的苛刻检验的。其次,尽管子丹也具有较强的镜头语感,镜头的机位和视角变化也较多,但这种变化还是稍显粗糙,既不精致,也不大气,更不流畅。个人觉得叶伟信的功劳,使得甄式动作更有画面冲击力,同时也更有韵律和节奏感,另外还在气氛营造上小有格局。
  其实,在他们合作的前两部作品《杀破狼》与《龙虎门》中,叶伟信的出色都是不应该被埋没的。《杀》除了阿丹、洪老大、吴京等带来真实格斗的刺激外,一些场景调度及镜头移动的比较有意思的细节,都是应该归功于叶氏的。从叶伟信的镜头语言中,俺似乎看到了杜琪峰那样掌控力的影子,这是一种极力在小格局中营造大精彩的手法。它在提升动作片艺术观赏性的同时,也扩展了动作片可以表现的意识空间,一些比较隐晦的、内敛的情绪与心理,都可以从镜头语言中读出来。比起以往的动作片,个人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进步。《龙虎门》的绝大部分动作场景都比较奇幻,叶伟信可为的空间不多,但是“日本料理店”与“棒球场”两段,还是显示出他对于镜头语言的独到精心来。前者稍微有些炫技,且昆汀塔伦蒂诺等人玩在前,虽颇有趣味,但已不太新鲜;“棒球场”一段,则是非常具有原创的美感。无论是阴暗分明的灯光设置,还是滑轨快速跟拍,以及显露出悲愤气势的广角镜头的运用,还有对于摄影摇臂的充分利用,都显示出叶氏脑海中对于动作场景调度的新鲜视角和新鲜理念。
  《导火线》继续发扬了这种风格,尤其以“草丛狙击战”与结尾的“破屋对决”令人耳目一新。“草丛”一场中,虽然只有五个人,却拍出了千军万马般的气势,镜头与镜头之间的衔接非常流畅,远景与中景的切换也“卡”到了动作场景的节奏点上,很容易就让人激动起来。当然,如果叶伟信想精益求精一点的话,也可以在“躲与攻”“静与动”这几组对比上下功夫,某些片段不妨沉下心来,故意延缓节奏,观众的心反而会被吊得更高。尤其考虑到甄子丹在这段中拿的是狙击步枪,其实还可以在“神出鬼没”这一点上更多表现一下的。拽着一枝狙击枪猛跑、然后随时动态射击,只能说突出了子丹的勇猛,但似乎与狙击枪的气质不符。不过,这也算“求全责备、吹毛求那个屁”了吧,反正香港电影中,从来缺乏对于“狙击”神髓的精确展现,多一个《导火线》也不算异类。“破屋对决”中,如果大家比较细心的话,会发现叶氏用了个与《杀破狼》中子丹对决洪老大时的类似镜头,都是镜头在空中斜斜地划了个半圆,由俯视变成了平视,同时也交代了出场的人物与周围场景。这样一种镜头语言,总让我想起“粉墨登场”之类的话,是很明显地暗示“擂台就要开打了”的意思,暂时还没在其他影片中有如此强烈的感受,比较好玩儿。
  最后,在对于动作场景的剪辑上,全世界确实没有超过香港电影人的。港产动作精品的节奏感与韵律感,对于动作神髓的把握,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法龙叶云也许能将动作难度提高到9.9,可惜跟了个镜头语言和剪辑技巧都极其贫乏的导演,不免有些埋没了动作场景的整体观赏性。建议小云不要在泰国混了,到香港来,和子丹与叶子合作一把,大家未始不能happy together。说回《导火线》的剪辑,俺身边很少看动作片却独具艺术眼光的某人都注意到了:本片的剪辑非常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而且与动作招式的节奏配合无间,将打斗的魄力与魅力都渲染到极致。可以肯定的是,子丹参与了剪辑,所以动作场景在“凌厉”上见了真章;但叶氏的掌控,中和了阿丹的过分暴力,带给动作场景一些舒展的韧性,仿佛旋踢时暂时地收腿——为的是下一踢更有力道!俺总感觉叶氏的镜头语言与剪辑风格,都很有新世纪香港的城市风格:既务实又养眼,精致而不萎靡,凌厉而不暴戾,同时还能在舒展中透露出可以回味的余音……个人比较喜欢这种非常干净的风格,它充分调和了“精英”与“大众”的口味,不曲高和寡,能拿得出台面,也能为一般观众所接受。如果甄子丹和叶伟信要这么合作下去,个人是很愿意继续捧场的。
  至于影片的其他方面,个人觉得比较一般,故事其实比《杀破狼》没嚼头,和《龙虎门》基本在一个层次上。对于正反两方的情感内容,也仅仅是表现到了“知道就好”的地步,谈不上深入,更谈不上动人。幽默场景倒是有些增强,子丹甚至借助古天乐之口自嘲“爱摆Pose”,煞是有趣。其实,无需去深入古天乐与范冰冰这一对的爱情,或者反派兄弟的母爱亲情,能够让影片在“内涵”上出彩的,还有“马军”这个角色的性格,他的信念与警队精神的冲突,如果挖掘得好的话,可以让“马军”非常有神采且具有典型性,目前的效果,还是只能定义为“情义莽夫”了。甄子丹在表演上应该是有进一步挖掘的潜力的,如果不想止步不前,下一部作品中最好在这方面稍微努力一些,其实也并不会多费劲的。配角们中规中矩,用句行话叫“交足了功课”,自不必多言。
  《导火线》还是给萎靡不振的港产动作片带来一股清新之风的。也许有人觉得动作的猛烈就够了,但俺还是更认同这种动作与场景都比较有风格、同时又结合得比较谐调的模式,这比单一强调什么打斗手法要重要得多,也“务实”得多。衷心希望甄子丹与叶伟信都在这条“很有搞头”的道路上探索,继续奉献给影迷们更多精彩。


快捷搜索

    词语分类

    最近访问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