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笼

红灯笼的扩展阅读

红灯笼 - 概述

  蔬果红灯笼

  主要习性:多年生草本,具地下茎,春日从宿根部生苗,高40-60厘米左右,花白色,萼钟状,结果时增大,呈囊包于浆果之外;浆果成熟时呈红色,果味酸可食。喜阳光充足,半阴之地宜能生长,疏松、排水良好而含有机质土壤为最好。生长势强,容易栽培。

历史传说

  最突出的例子有两个:2005年,胡锦涛主席访问英国,通向白金汉宫的皇家御道悬挂起了鲜艳的五星红旗;皇家艺术学院所在的柏林顿宫红灯笼高挂,庭院中的喷泉也划出红色的幻彩;伦敦的一些标志性建筑,如高135米的“英航伦敦眼”和历史悠久的萨默塞特郡议院也被红色的灯光笼罩;伦敦几条主要购物大道,如牛津街、丽晶街和邦街等,也挂上了大红灯笼。整个伦敦,似乎笼罩在流光异彩的红色灯笼的海洋中。

  英国是香港原居民移民最多的国家,伦敦更拥有全欧洲最大的华人社区,每年的新年和春节,华人社区都要悬挂各式各样的大红灯笼,一盏盏,一排排,艳丽夺目,吸引着许多外国人前来观看。

  法国首都巴黎,近几年多次举办中国文化活动,巴黎市政厅大门口,香榭里舍大街,塞纳河两岸,甚至高高的埃菲尔铁塔,都被红色的灯光装饰一新,挂上了数不清的大红灯笼和中国结。中国红灯笼在异国他乡绽放出了灿烂的光彩。

  灯笼的历史源远流长,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魏存成介绍,中国的灯笼是世界上发明最早的便携照明工具。甲骨文中的“东”字可能就是对原始灯笼形象的描绘。《南史》记载有“壁上挂葛灯笼”句。葛,就是用麻织成的白色粗布,用它制成的灯笼,可能就是纱灯的原始雏形。其用途是用于标明官衔、字号、身份的门灯(风灯)。而红灯笼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才兴盛起来的,经多年发展,形成了今天节日喜庆用灯。
红灯笼 - 传承与发展

  如今,红灯笼更是风行全国,制作更加精美。如天安门城楼上的八个大红灯笼,每个高2.23米,周长8.05米,重约80公斤。鸡年农历春节,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广场,曾悬挂近百只大红灯笼,与明珠塔相映成景。国庆节,贵阳市一住宅小区的居民,用30万个红灯笼组成长廊,将小区内外装扮得喜气洋洋,增添了浓郁的节日气氛……

  大红灯笼作为一种传统的民间工艺品,至今仍在中华大地流传着。在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它象征着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部分。

  在中国人眼中,红灯笼象征着阖家团圆、事业兴旺、红红火火,象征着幸福、光明、活力、圆满与富贵,所以人人都喜欢。尤其在海外华人聚居的地区,比如唐人街,一年四季悬挂着大红灯笼。这种传统,渗透着中华民族特有的、丰富的文化底蕴。红灯笼俨然成了中国文化的符号。

  当然,在一些国家由于文化背景不同,信仰不同,一些人不太理解红灯笼的含义,认为灯笼损坏了城市的形象。甚至认为有陈旧、腐朽之气。一位看过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墨西哥朋友说,影片的气氛很压抑,妇女在封建社会受到各种压迫和束缚。整个影片给了他很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他看到大红灯笼,仍会想起电影里的一些情节。

  每逢过年时都要准备上一盏红红的灯笼悬挂在门庭或屋中。红红的灯笼在大年三十夜里点燃悬挂于门庭或屋中既照亮了黑夜又照亮了全家人的祥和幸福。这是多年来的一种习俗,也是儿时的一种童趣。

  红灯笼是一种民间的手工工艺品,它精美绝伦,造形多样在民间流传了几千年。我的故乡渭北至今过年和正月十五都要挂红灯笼,家家户户的门庭或院落悬挂上一盏红红的大灯笼,一到大年三十夜点亮直到大年初一早晨,象征着渭北人辞旧迎新,恭贺迎春的吉祥。灯笼有各式各样,有大有小,有方有圆。灯笼有象征人物的,也有象征动物的,这些各式各样的灯笼在农历年三十夜点亮悬挂在渭北的村镇和街巷的庭房院落,一盏盏灯光点点,如同星空河汉。这一盏盏灯笼从夜晚点亮燃照到第二天凌晨,喻意着农人辞旧迎新,来年五谷丰登和日子红红火火。我的儿时就是在这盏盏灯笼下度过了一年又一年,送走了旧年迎来了新年,送走了冬天迎来了春天。我现在每每想起故乡渭北的过年和正月十五闹元宵心里就充满了激情,充满了一种儿时的快乐和天真,仿佛自己回到了那天真的童年。记得我十一岁时也曾自己学过扎灯笼。那时距过年还有十来天时间,二十多岁的三叔父坐在院子里用竹子,高粱秸和麻线开始制作灯笼的框架。我们十多个孩子吵吵闹闹地围在他身边看他怎样扎灯笼。三叔父让我们离他远点站着,他用刀子破竹子,一会儿功夫又长又簿的竹条破好了。三叔父用细细的竹条儿弯了几个大小不等的圆圈,又用竹条一一把几个圆圈窜起来用麻线扎好,一个象西瓜似的又圆又大的灯笼架子做成了。调皮的小妹争先抢着拿给了三婶娘。三婶娘是刚过门不久的新媳妇,又年轻又漂亮,她纤纤的巧手接了灯笼架子,拿出红绸子量了量往灯笼架上罩,罩好了用红丝线针轻轻地一缝,一会儿一个红红艳艳的红灯笼就做成了。做成的红灯笼挂在窑门上。三婶娘刚忙完了红灯笼,三叔父又扎好了一个半圆形的月亮灯架,小妹猴急似地抢着拿给了三婶娘,三婶娘笑眯眯地接了,用白纸剪好两个半圆形的弯月亮,在灯架上抹上了浆糊轻轻地粘上去,的平平展展,又糊了底,又用剪花的小剪刀在一方红纸上唰唰地剪了两个神态逼真的小仙女和几朵小红花贴在了月亮灯笼的两边平面上,此时,一个半圆形的弯月亮灯笼也做成了,小妹高高兴兴地提着精神巧巧的月亮灯笼,五六个女孩子都围着小妹拍手叫好。我们一群男孩子继续看三叔父扎灯笼架,三叔父手里忙着扎灯笼架,嘴里还不停地叮咛我们:“不要挤,小心竹条子扎了你们的脸,一会儿一人一个”。不安静的我们听了三叔父的话都蹲在三叔父身边看他忙活。七岁的小弟一看小妹有了灯笼便叫开了喊:“三爹,我要个公鸡灯!”三叔父笑了笑点头说:“好,我马上给你做!”于是三叔父扎好了一个小方灯笼架,急忙给嚷嚷个不停的小弟扎起了个公鸡灯笼。我们一群孩子围着三叔父看他一个一个的扎灯笼架,五六个女孩子全围着三婶娘看三婶糊灯笼。整整一个上午全大家族里十三个孩子每人都得到了自己喜爱的灯笼才欢天喜地的散了。我得到了一个圆形的大红西瓜灯笼。这个灯笼又红又大,上面有三婶娘用绿纸剪的嫦娥奔月图和黄纸剪的四个大字“五谷丰登”。这个灯笼十分的好看,招惹的许多弟弟妹妹眼馋我的灯笼哩!那时刻我的心里美滋滋的象喝了蜜糖水。我想三叔父会扎灯笼架子,我也要学会这种本领。回想三叔父扎灯笼架子怎样破竹条,怎样弯半圆,怎样用麻线线把一一个个扎好的圆圈圈窜扎起来,我找来了竹子、刀子、麻线,一个人自己在屋子里偷偷的学习了起来。第二天当我一个人做灯笼架时,一不小心被竹条划破了手指,一时血流不止,灯笼架子没做成自己反而受了伤,被母亲狠狠的训耻了一顿,我才丢了学做灯笼的心。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夜,三叔父点燃红灯笼悬挂于大门中央,那红红艳艳的灯光把整个门前和院子都照的明明亮亮,一家人吃过团团圆圆的年夜饭,我们一群孩子满院子,满村子跑来跑去看放鞭炮,看有的人家点香烧表,敬家神,好像过大年满街满村的男女老少都沉浸在喜庆之中,我们一群调皮而又淘气的孩子,有的踢健子,有的跳绳,有的边跑边闹边唱:“过大年呀过大年,家家户户贴对联,大红灯笼高高挂,欢声笑语庆团圆”一村的孩子一直要闹到守岁的大人一个个来喊才肯回家去。

  渭北乡村的大年一过完,最热闹、最喜庆的是我们这一群男女孩童急切地等着正月十五挑灯笼。那时候渭北的乡下农村文化极为贫乏,闹元宵就成了乡村里唯一的重要文化活动,从正月十四到十六日这三天是乡村孩子最高兴最欢乐的日子。这三天要舅舅要给外甥送灯笼,送灯笼时还要带上蜡烛、麻花、元宵、糕点、糖果等,每家的孩子这时候最开心,人人互相比灯笼,看谁的灯笼漂亮,看谁的灯笼上有花鸟鱼虫图案,一个个比来比去,一个个喜笑颜开。有讲究的人家,一到正月十四的夜里,如果刚养的小孩不满一岁,就给孩子点上一个火红火红的圆灯笼,由父亲抱着孩子,母亲挑着灯笼在门里门外先走一圈,意为吉祥避邪,扶正守发。孩子多的人家,在夜幕降临吃过元宵后,给每个儿童点一盏灯笼,由孩子们提着灯笼同家人一起在街上行走观灯,家家户户都亲亲热热打着招呼,人人喜喜欢欢观灯笼,乡村的夜晚,各种各样的灯笼在街头巷尾宛若点点星光,争奇斗艳,竞相媲美,汇成了一条星河。我挑着大红大红的灯笼,从村东到村西,从村西到村南,弟弟妹妹一个个跟着我走家窜户,直到蜡烛快要燃烧完了时才急急忙忙的赶回家,再换上一支新蜡烛,又一起上街疯上一阵子跑着闹着,突然挑着的灯笼被风一吹,“呼”的一声被燃烧着了化为了灰烬,这才感到累了、困了,回家休息。每年如此,后来我长大成人参加工作,离开了故乡,再也没玩过这种孩童时的游戏,可红红的灯笼牢牢的印在了我的心中。眨眼间,我已四十多岁,火红火红的灯笼不再是我个人的童趣了。然而,每到过年和正月十五我都要买上一个漂漂亮亮的红灯笼悬挂于屋中,那火红火红的灯光又把我带回到了童年的歌声中,又把我带到了自己的孩童时代,好似那欢歌笑语又在耳边响

  


快捷搜索

    词语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