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法特

阿拉法特的扩展阅读

亚西尔·阿拉法特 - 生平
愤怒的亚西尔•阿拉法特

1929年8月4日,出生于埃及首都开罗的一个逊尼派穆斯林家庭。在阿拉伯语当中,“阿拉法特”含有神与吉祥的意思。4岁时因母亲去世到耶路撒冷的舅舅家生活。10岁时随全家到加沙定居。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后,年仅19岁的阿拉法特开始投身于抗击以色列的斗争。

1950年,进入开罗大学土木工程系学习。

1952年,当选为巴勒斯坦学生联合会主席。

1956年,阿拉法特从开罗大学毕业,进入埃及军事学院学习。苏伊士运河战争时,他在埃及军队中服役,任工兵少尉,曾在塞得港排除过未爆炸的炸弹。 

1959年,他在科威特秘密筹建“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简称“法塔赫”)。

1964年,组建“法塔赫”军事组织“暴风”突击队。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时,他参与指挥约旦、巴勒斯坦武装对以作战,并于1968年指挥了著名的“卡马拉战役”,重创以军。从这一年起,他公开了真名,并以“法塔赫”发言人身份正式露面。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了整个巴勒斯坦领土,阿拉法特开始流亡海外。 

身着军装的阿拉法特

1969年2月,阿拉法特开始担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主席,并从1971年起兼任巴勒斯坦革命武装力量总司令。

1989年4月2日,阿拉法特当选为巴勒斯坦总统。从此,阿拉法特作为巴勒斯坦民族的象征出现在世界政治舞台。

1991年中东和平进程开始,阿拉法特领导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同以色列进行了艰难的谈判。1993年9月,巴以在华盛顿签署了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从而拉开了政治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帷幕。1994年5月,巴勒斯坦在加沙和杰里科地区开始实行自治。7月,阿拉法特结束27年的流亡生活,回加沙定居。

1996年1月,巴勒斯坦举行历史上首次大选,阿拉法特当选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自治政府)主席。

2001年底开始至去世,阿拉法特一直被以色列软禁在拉姆安拉的官邸内。

2004年10月29日,阿拉法特健康状况出现恶化,在以色列方面的允许下,取道约旦前往巴黎就医。

2004年11月11日,阿拉法特在法国巴黎因病逝世,享年75岁 。[1][2]

亚西尔·阿拉法特 - 家庭婚姻
家族
阿拉法特的妻子和女儿

阿拉法特在兄弟姐妹7人中排行第六,有两个姐姐、三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父亲:阿卜杜勒·拉乌夫·库德瓦·阿拉法特,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来自古德瓦家族。该家族在十字军东征时从阿拉伯半岛迁往叙利亚,后于18世纪初移居巴勒斯坦加沙地区。 

母亲:扎赫瓦出身圣城名门望族,自称是先知穆罕默德的直系后代。

婚姻

阿拉法特年轻时为了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曾发誓终生不娶。1988年,已入花甲之年的阿拉法特产生了结婚成家的念头。1989年阿拉法特访问法国时,偶然与参与迎宾工作的苏哈·塔维尔相识,苏哈的父亲是一位大银行家,母亲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新闻工作者,创办了巴勒斯坦通讯社。1991年10月他们在突尼斯秘密结婚,两人有一个女儿。[2]

亚西尔·阿拉法特 - 个人财产

阿拉法特出生于富豪家庭,但是到底有多少财产有争论。

2002年8月,以色列军事情报局局长Aharon Ze'evi估计阿拉法特个人财产超过13亿美金。

2003年美国商业杂志Forbes估计他有3亿美金,排名为国家领导人中第六位。杂志社没有说明数据来源。

亚西尔·阿拉法特 - 荣誉奖项

1994年,与以色列总理拉宾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亚西尔·阿拉法特 - 纪念馆
亚西尔•阿拉法特纪念馆

纪念馆位于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主体建筑于2007年完工,由玻璃和来自耶路撒冷的米色大理石制成。纪念馆长、宽各为11米,寓意阿拉法特的辞世日期。

纪念馆由陵墓、祈祷区和博物馆三部分组成,中央的陵墓三面环水,陵墓下方也安置铁轨,暗示此处并非阿翁永久安葬地。除此之外,陵墓一旁30米高清真寺塔尖上放出一束直指耶路撒冷的激光。

博物馆将向人们展示阿拉法特的个人功绩、办公室物品和文件等。整个工程预计耗资175万美元,建筑费全部来自巴勒斯坦人民。[3]

亚西尔·阿拉法特 - 名言
亚西尔•阿拉法特

1、“隧道的尽头总会看到光明。”——就是这个信念始终支撑他的努力和斗志,然而,就在他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也始终没能看到“隧道尽头的光明”。

2、“我是一个凡人,也非常想有一位妻子和孩子。但是我知道我将面临长期的斗争。我认为要求任何一位妇女与我共患难都是不公平的。”

3、“我有狗的直觉!”——1985年以军突袭巴解总部,阿拉法特幸免于难。

4、“我左手持枪,右手拿橄榄枝,巴勒斯坦人追求和平,但请不要逼我用枪。”——1989年4月2日,阿拉法特当选巴勒斯坦国第一任总统。

5、“我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落下。”——阿拉法特在联合国大会上说出的名言。

6、“从我开始,自上而下,没有人不会犯错误。就连先知也难免出错。”——2004年8月18日,在拉马拉就巴政府腐败问题对立法者的讲话。

7、“我要死在巴勒斯坦,永不离开这里。”——2003年9月14日,在拉马拉通过广播向黎巴嫩的支持者发表的讲话。

8、“我为这次重要的、历史性民主选举深感自豪。”——1996年1月22日,当选巴勒斯坦民主权力机构主席后的讲话。

9、“这就是典型的亚西尔•阿拉法特--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1994年7月1日返回加沙时的讲话。

10、“我们在通往耶路撒冷的道路上是合为一体的。无论谁喜不喜欢耶路撒冷,也无论谁能不能去那儿喝到海水,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国的首都。”——1997年8月20日,在巴勒斯坦各政治派别会议上的讲话。

11、“将巴勒斯坦国旗挂在耶路撒冷,挂在耶路撒冷的墙上,挂在耶路撒冷的尖塔上,挂在耶路撒冷的教堂上,是我的权利。”——1994年7月15日,刚返回加沙主持政局时的讲话。

12、“这个奖励不属于我。它属于我的人民。他们遭受了太多磨难,他们能够勇敢地为我们的烈士、我们的囚犯、我们的孩子和未来实现和平。”——1994年10月13日,得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的讲话。

13、“我能给人民什么?一枚导弹?一颗炸药?我没有这些东西。一支生化武器?天哪!我能给人民唯一的导弹就是你们的统一,你们的统一,你们的统一。”——1991年9月27日,对巴勒斯坦人民的讲话。

14、“为实现和平的战斗是我们人生中最艰难的战斗。它值得我们付出全力,因为和平的土地,和平的土地渴望全面和平。”——1993年9月13日,与以色列前总理拉宾实现历史性握手、签订奥斯陆协议后的讲话。

15、“我们与谁实现和平?我们将与敌人实现和平。我们不是为了战争而努力,我们要为和平,和平而努力。”——1998年12月13日,美巴在突尼斯对话后,在表示希望这次对话能够实现巴以进行直接和平谈判时的讲话。

16、“我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的手中落下。”——1974年11月,在联合国大会上的首次讲话。[2]

7、“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承认以色列国在和平、安全中生存的权利。”——1993年9月9日,对以色列前总理拉宾的讲话。

18、“这不仅是以色列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的损失,也是整个世界的损失。”——1995年11月5日,在以色列前总理拉宾遇刺后的讲话。

19、“这是别人的录音带。是伪造的录音带。我根本就不在乎一盘伪造录音带。”——1992年2月12日,一盘据称是阿拉法特的录音带称犹太人是“狗”、“垃圾”,阿拉法特对此发表的讲话。

亚西尔·阿拉法特 - 轶事
阿拉法特

头上总缠着黑白或红白相间的方格头巾几乎成了阿拉法特的特有标识,头巾包扎的形状颇似不规则的巴勒斯坦地图。至于头巾颜色的含义,阿拉法特这样解释:“白色代表居住在城里的居民,红白方格代表沙漠中的贝都因人,而黑白方格则代表农民。”

他的传记作家哈特对他的花格子围巾有另外一种解释,红色表示沙漠,黑色表示国家,白色表示城市。 

亚西尔·阿拉法特 - 著作

《我们的巴勒斯坦》 ,1959年出版。[4]

亚西尔·阿拉法特 - 开棺验尸

2012年7月4日,瑞士一个机构称,亚希尔·阿拉法特遗物发现了剂量足以致20人死亡的剧毒放射性元素钋-210。阿拉法特遗孀苏哈·阿拉法特要求进一步检验丈夫的遗体。应其请求,巴民族权力机构同意为阿拉法特开棺验尸,以探查其真正死因。[5]

亚西尔·阿拉法特 - 最新动态
新闻发布会
阿拉法特死因调查委员会于2012年7月12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根据掌握的材料和阿拉法特生前临床症状可以推断他是中毒身亡。[6]

2012年11月27日,由瑞士、法国和俄罗斯三国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将对巴勒斯坦前领导人阿拉法特的遗体进行开棺验尸,以调查其确切死因。调查小组将从遗体上提取样本,并分成三份,由三国专家各自带回国进行检验。提取样本之后,将在当天重新埋葬阿拉法特的遗体。出于对阿拉法特遗体的尊重,开棺验尸当天禁止媒体现场报道。


快捷搜索

    词语分类

    最近访问